藥品一味降價不現實,價格透明才是消費者最需要的
2018-07-27T11:20:50

如果不從根本上改變醫生過度開藥的激勵機制,百姓藥費負擔只能不斷加重。那么,面臨著藥價高的巨大社會輿論壓力,為何價格部門總是屢戰屢敗、又屢敗屢戰?樂此不疲地重復著過去的故事,而不是想點新招從根本上做出改變?其中原因,耐人尋味?

處方藥價格降幅明顯 藥品生產商叫屈

2010年,基本藥物全省集中采購價格比集中采購前的實際銷售價降低了26%,同時,據云南省有關部門抽樣調查,鄉鎮衛生院次均門診費用從2008年的53.4元下降到2010年的38元,下降近29個百分點。

江中藥業主打產品“健胃消食片”毛利率急劇下降,2008年和2009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別為62.99%和62.57%,而2010年則下降到43.90%,到了今年一季度更是下降到40.13%。

一味降價顯然不現實,價格透明才是消費者最需要的。

2011年,藥品價格在中國醫療體系仍是無法回避的話題。按照衛生部要求,全國須在2011年“初步建立國家基本藥物制度”,“基藥”目錄內的招標采購、限價銷售成為降低藥價的主要手段。于是,自2011年6月起,云南省在所有政府舉辦的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實施國家基本藥物制度,基本藥物實行零差率銷售。云南省衛生廳公布的數據稱,2010年基本藥物集中采購價、鄉鎮衛生院次均門診費用下降接近30%,部分基層醫療機構及部分慢性病處方藥明顯下降。

面對國家發改委27次宣布降低藥價,消費者多為之叫好。然而,是否落到實處?

在年終的調查中,我們發現,一年下來,藥價下降的幅度并不能讓消費者滿意,藥價虛高仍然被很多人詬病,這一點,從近期走紅的名為“降藥價”網站上的數據可見一斑;而另一頭,藥品生產企業卻為之憂慮,尤其是中成藥企業,產品銷售價降低的同時,還不得不面對原材料價格上漲的壓力。

那么,如網上曬的“不少常用藥零售價是出廠價的兩倍算是正常,有的相差5倍甚至更高”,這中間的差價到底去了哪?

處方藥價格降幅明顯

國家基本藥物制度實施之后,數百種常用藥和部分大病藥品進入基本藥物目錄,有的地方政府在招標時還新增了一些品種。截至去年底,云南省共有11210個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實施了國家基本藥物制度,占全省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的比例達73%。今年6月1日起,云南省在所有政府舉辦的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實施國家基本藥物制度,基本藥物實行零差率銷售。同時,昆明市9家公立醫院開始實行基本藥物制度。業界認為,此舉標志著云南省基本藥物制度的貫徹,但高級別醫院不在此列。

與此同時,云南省衛生廳也公布了基本藥物制度對藥品價格的影響。2010年,基本藥物全省集中采購價格比集中采購前的實際銷售價降低了26%,同時,據云南省有關部門抽樣調查,鄉鎮衛生院次均門診費用從2008年的53.4元下降到2010年的38元,下降近29個百分點。

被普遍引用的另一組數據是,由于基本藥物制度的實施,與去年同期相比,昆明市鄉鎮衛生院、城市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門診人均處方費用下降15%;玉溪市高血壓、糖尿病、消化系統疾病人均處方費用分別下降21.76%、12.13%、5.59%。

國家發改委在全國范圍內發出的第27次藥品降價通知稱,從今年3月28日起部分藥品降價,特別是主要用于治療感染和心血管疾病的抗生素和循環系統類藥品最高零售價格。調整后的價格比現行規定價格平均降低21%,預計每年可減輕群眾負擔近100億元。

按照國家要求,藥品降價后,各醫療衛生機構,社會零售藥店及其他藥品生產經營單位銷售相關藥品的價格不得超過這次公布的價格,隨后全國多個省份藥品價格明顯下降。然而消費者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關心。價格降了,是否真能買到實惠藥呢?成份、含量上會有變化嗎?“藥品招標采購水很深”,一位業內人士感嘆。有媒體報道,深圳有關部門曾多次提出在廣東省統一采購平臺的基礎上進一步降低藥價的方案,但均未獲得省有關部門的通過。

銷售渠道決定藥價

至于非處方藥,其中不乏消費者耳熟能詳的名稱,遇到頭疼咳嗽的常見癥狀,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是樓下的連鎖藥店。“一些小癥狀就去藥店買幾樣藥,不值得去醫院。”在昆明工作的朱小姐說,雖然醫藥費在下降,但是醫院門診收費仍然不低,醫保也有各個級別的分擔比例,一般小毛病基本不會考慮去看醫生。

在藥店經營者眼中,醫藥流通領域市場的開放,其實讓連鎖藥店擔當了藥品降價的“急先鋒”。“2008年、2009年,云南的連鎖藥店都不斷降價,更早的降價也有過幾次,其實這都走在醫院藥品降價前面。”昆明某藥品連鎖店高層稱,現在非處方藥的市場競爭比較充分,連鎖店到處都是,都在搶著發展會員,以帶來穩定的消費群體,同時也帶來更透明的價格,消費者有更大的選擇空間。

在消費者看來,非處方藥的消費如日用品一樣簡單,甚至可以貨比三家,但是處方藥的使用就是另外一回事。“醫生說某種病必須用某種藥,你能說不用嗎?”在醫院就醫的大部分人都有類似的經歷,尤其是用藥決定權在專業的醫師一方時,就醫者早就失去了對藥品價格的話語權。

業內人士認為,藥品的銷售渠道至關重要,尤其是處方藥,只能憑醫生處方銷售,而很多醫院設法阻止處方流出醫院,因此消費者在藥店購買處方藥困難重重。另一方面,藥品銷售代理或廠商缺乏對藥店銷售處方藥的動力,為了節約成本都將醫院作為唯一銷售渠道,醫院已經成為處方藥銷售最重要的渠道。

憚于對如此重要的渠道的依賴,云南省衛生廳2005年提出,醫院藥品收入占業務總收入比例不得超過45%。6年來,全省三級醫院使用藥品的比例占業務總收入都低于45%。在此基礎上,云南省衛生廳又對銷售比例作出調整,試圖讓價格受限的基本藥物占更大比例。調整后,三級醫院必須使用基本藥物不低于10%,州市級醫院不低于20%,縣級醫院不低于35%,使患者用藥方面的費用有所降低。

中間環節在哪里?

藥價下降的幅度并不能讓消費者滿意,藥價虛高仍然被很多人詬病,藥品出廠價與零售價之間的巨額差價讓消費者恨之入骨。在近期走紅的名為“降藥價”的網站,不少常用藥零售價是出廠價的兩倍算是正常,有的相差5倍甚至更高。

記者查詢“降藥價”網站發現,云南滇中藥業生產的一劑“復方穿心蓮片”供貨價為1.05元,零售價則要8.9元;云南永安藥業生產的“乙酰吉他霉素片”零售價44元,而供貨價僅4.5元;而像云南金泰得三七藥業生產的“血塞通片”由12.8元的供貨價變成28.5元的零售價,2倍的加價幅度算是“正常現象”。

CCTV記者經過長達一年的調查發現,一些常用藥品醫院零售價比出廠價高出很多。從藥廠到醫院,中間利潤均超過500%,最高達到6500%以上。醫藥代理公司、藥品招標、醫院、醫生等各個環節瓜分差價,這成了令藥價飆升“潛規則”。

中國藥學會醫藥政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宋瑞霖告訴媒體,不能以出廠價(廠家供貨價)來作為藥品的正常底價,這一價格并不包含消費者看不見的中間成本,與多數企業的運作方式有關。

宋瑞霖解釋說,藥企的普遍做法是,將藥品賣給代理商經銷,也就是俗稱的大包商,由大包商進行銷售配送。現在看到的出廠價,僅僅是藥品生產成本加上藥企的利潤,而推廣、稅收、倉儲、投標、配送等剛性成本全部轉給了大包商。“如果推廣、倉儲、投標、配送等工作都由藥企自己做的話,那么一支鹽酸奈福泮注射液的出廠價可能要3.2元了。”他說。

昆明一家中成藥生產商某高管也向記者證實,很多規模小的企業,并沒有實力自己來開拓市場,各省在基本藥物目錄下自主招標更是如此,如果沒有一個可靠的代理人或者承包商,藥品很難勝出。“是一種策略,也節約了成本。”這位高管說,“可是一旦出廠,藥廠基本沒辦法干預價格,頂多維護正常的價格體系。”

根據我國目前藥品的定價方式,屬于政府管理價格的范圍只有列入國家基本醫療保險的藥品以及少數生產經營具有壟斷性的特殊藥品,僅占市場流通藥品數量的20%。然而,另外80%的藥品都是由企業自主定價,這部分藥品即使價格虛高,政府也無從干預,不過其中有很大比例屬于競爭較充分的非處方藥。

藥品生產商叫屈

在消費者對藥品降價幅度還不滿意的時候,藥品生產商卻開始委屈連連。“不能再這樣降下去了,讓藥品生產企業怎么活?特別是基本藥物占比大的企業就沒法做。”云南省醫藥行業協會會長王維生告訴記者,藥品生產商雖然經歷了高增長的時期,也被認為是暴利行業,但是隨著基本藥物制度的執行、生產標準的提高,以及原材料、研發成本的提高,正在面臨產品價格與投入成本的夾板式考驗。

知名抗生素和原料藥生產商華北制藥就面臨這樣的考驗,公司主營產品如維生素類毛利率明顯下降,國家發改委對抗生素和循環系統藥品的最高零售價格限制,直接導致公司前三季度虧損。華北制藥證券部人士上周五告訴記者,今年下半年經營環境并未的到改善,公司仍然面臨結構調整和轉型,并正在生物技術和醫藥物流積極探索。

中成藥生產企業更是慘淡,由于主要原材料價格上漲,江中藥業、華潤三九、麗珠集團等知名中成藥生產商遭遇寒冬,主要產品毛利率呈不斷下滑趨勢。因太子參價格上漲了大約20倍,江中藥業主打產品“健胃消食片”毛利率急劇下降,2008年和2009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別為62.99%和62.57%,而2010年則下降到43.90%,到了今年一季度更是下降到40.13%。

另外一些企業,如昆明制藥、康恩貝等,或在銷售渠道,或在新品市場開發,或在產品結構方面有明顯調整,支持其毛利率穩定甚至有所提高。康恩貝2011半年報顯示,公司二季度毛利率為65%,上升3個百分點,毛利率創3年新高。獨家產品的定價優勢,也讓一些企業日子很好過,云南白藥和昆明制藥都是其中的受益者。

面對喜憂參半的市場,王維生認為,國家對藥品價格的限制,不能一味拿藥品生產商開刀。“像安徽模式的藥品招標,即使中標了企業都不敢生產,有的原料漲的離譜。”王維生說,唯低價的招標模式應該到改變的時候了,現在中成藥企業要么等著中藥材價格回落,要么等著有實力的企業來兼并,并且這其中很多企業對市場并不在行。

更有企業擔憂,近期國家發改委正在調研藥品生產商的制造成本和藥品出廠價格,這被市場解讀為國家發改委醞釀新一輪藥品降價的信號。“藥品降價”在2012年還會否上演,讓我們拭目以待!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