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聯合31省市打擊假藥 繳獲假藥2億片
2018-07-30T09:44:55

今年7月25日,公安部調集各地1.8萬多名警力,徹底鏟除了一批盤踞一方、為害多地的假藥犯罪團伙。公安部經偵局副局長高峰表示:假藥犯罪的受害對象是各個層面,各個層次也是各個地區的,既有危重病人也有日常的病患,也有急性病也有慢性病,也有靠這種保健品滋補品等等。侵害對象是最廣大的人民群眾。由于利益的驅使,假藥犯罪遠未根除,犯罪手法也出現了隱蔽性、欺騙性更強等新特點。假藥犯罪成本非常低,但是利潤非常高,因此誘使了一大批犯罪分子從事傷天害理的犯罪活動。目前,假藥犯罪高發的勢頭已經得到了初步的遏制。但是我們發現這個地下產業鏈條還有死灰復燃、繼續蔓延的現象。所以我們又在今年組織了725的集中打擊行動,取得了預期的戰果。對于假藥犯罪案件,公安部門將堅持不論大案、小案都一律依法立案偵查,同時他也提醒廣大患者,要到正規醫院、藥店購買藥品,如果發現假藥要及時投訴舉報。

31省區市繳獲假藥2億片 假性藥成本1毛售價上百

5日,記者從公安部獲悉,近日,公安部指揮31個省區市公安機關開展統一行動,繳獲各類假冒偽劣藥品2.05億片,商標標志、藥盒、說明書等包材1400多萬件,涉案價值11.6億元,破案800多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900多名,搗毀制假售假窩點1100多個。

公安部有關負責人介紹,近日,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將制售假藥犯罪作為首要目標,根據各地發現的河南新密“5·05”制售假藥案等24個重大案件線索,實行掛牌督辦,指揮涉案地公安機關循線追蹤、深挖擴線,逐步掌握了涉及全國31個省區市的制售假藥犯罪網絡,鎖定全部犯罪嫌疑人。

生理鹽水灌假藥

公安部決定在全國發起集中行動,對制售假藥犯罪產業鏈條和流通渠道實施打擊。7月25日,公安部調集各地1.8萬多名警力統一行動,鎖定的目標悉數落網,納入打擊范圍的窩點全部搗毀。

從侵害對象看,主要針對高血壓、糖尿病、皮膚病等慢性、疑難病癥患者,或癌癥等急重癥患者。從犯罪手法看,在造假過程中非法添加“鹽酸二甲雙胍”“格列苯脲”等成分,甚至加入鎮靜、致幻或有毒有害成分,使患者誤以為產生療效,實則延誤治療,甚至導致肝腎損傷、心肌梗塞、心臟驟停等嚴重后果。還有不法分子直接用生理鹽水灌裝生產假冒狂犬疫苗,輕者延誤治療,重者危及生命安全。

包裝上編虛假廣告

該負責人介紹,當前,經過連續兩年強力打擊,假藥犯罪得到有效遏制,群眾用藥安全得到有效保障。但是,假藥犯罪遠未根除,犯罪手法也出現新的特點,隱蔽性、欺騙性更強。部分不法分子在假藥包裝上編造誤導性名稱,發布虛假廣告,編造功能主治,肆意夸大療效;以供銷藥品原料名義發布廣告、暗中串謀,或單線聯系、匿名相稱,采取多種手段逃避公安機關打擊。

案件一律立案偵查

該負責人表示,公安機關將堅決嚴厲打擊假藥犯罪,不論案件大小一律依法立案偵查。同時,歡迎廣大群眾投訴舉報假藥犯罪,一經查實,將給予500至5萬元獎勵;對在搗毀特大犯罪窩點、打掉特大犯罪團伙、偵破特大犯罪窩案中發揮重要作用的,還將予以重獎。

調查

此次行動中,在廣東、浙江、河南等地破獲的案件中,均涉及大量制售假性藥犯罪,銷售網絡涉及20余個省甚至多個國家。

從原料、制作、運輸、網絡銷售,甚至是假冒商標、包材等,已形成一個完整的地下產業鏈。

公安部有關負責人介紹,連續兩年的專項打擊,假藥犯罪得到有效遏制,大批犯罪源頭和產供銷網絡被徹底鏟除。不過,假藥犯罪遠未根除,犯罪手法也出現新的特點,其隱蔽性、欺騙性更強。

假性藥泛濫:成本一毛 售價上百

含有西地那非成分的藥品或導致心梗、心臟休克甚至猝死;多省加工假藥“地下工廠”被端

7月29日,廣州市公安局花都區分局經偵大隊的辦公桌上,擺放著十余種、幾十盒性藥,印著裸露男女圖片的包裝盒和說明書,藥物功能之強大表露無遺。

這是廣東警方7月25日查扣的假性藥。從名稱直白露骨的國產性藥,到鋪滿外文的“萬艾可”、“西力士”等外來品,一應俱全。

按照廣東警方統計,此次集中行動共查扣涉案假“偉哥”144萬粒、假保健品5000多瓶、假保健膠囊500多萬粒。

幾百倍的暴利

陳冠英是犯罪嫌疑人之一,一同被抓的還有她的兩個胞妹。陳氏三姐妹各自在廣州成人市場開有“檔口”(商鋪),被警方認定為銷售假性藥的窩點。

假性藥并不被允許擺上展柜,這些藥物超出了器具檔口的經營范圍。在市場管理方的頻繁檢查中,從未發現陳氏三姐妹的這樁地下生意,直到她們被警方帶走。

陳冠英自稱,她從一名浙江人手中買入成板的假“萬艾可”、“西力士”,一板4片,批發價六七毛錢。

之后,陳冠英花錢買包裝盒和說明書,一套0.18元。陳冠英說,買包裝盒沒有讓她費什么力氣,市場里不時有人發名片,一些不景氣的印刷廠承攬印刷生意,假藥盒、說明書是名片上主要業務。

經包裝之后,陳冠英手中的假“偉哥”、“西力士”,再以1.6元左右賣出。客戶有很多是外國人。警方發現,陳冠英的假性藥業務還涉及出口。

一名參與此案的廣東民警稱,按他們之前破獲此類案件的經驗,“偉哥”等品牌的假冒性藥,許多走海關“出口”到歐美、中東、非洲等地區。

該民警介紹,一粒成本一、兩毛錢的假“偉哥”,到了下一級批發商手中,從一兩元錢變成五六元,再下級批發商便可加價到20元。最終,這些假藥進入各地城鄉接合部的不法小藥店或性保健品店。

“比販賣毒品還要暴利,風險卻小得多。”該民警稱,假性藥的最終每片售價在90多元到100多元不等,利潤超出成本幾百倍。

在市場上,陳氏三姐妹各個檔口的器具生意看上去并不景氣,但她們有人有幾套房產,有人住別墅、開豪車。

神秘的“小甘”

陳冠英說,突然有一天,她接到一陌生電話。對方問她,是否愿賣這種性藥,她便開始做假性藥生意。她從未見過供貨者,只知道供貨者是一個年輕小伙兒,叫“小甘”。

“小甘”真名叫甘海秋,33歲,他是陳氏三姐妹的上線供貨者。8月1日,記者在浙江天臺縣看守所見到甘海秋。

甘海秋說,他做過幾年服裝廠燙衣工,2007年踏入制售假性藥這一行。“我(原)女朋友的哥哥打電話讓我過去幫忙,一個月1800元。”甘海秋說,在這個生產假“偉哥”的地下工廠里,他干了4年,從未見到任何執法人員查過。

見這一行能賺錢且“環境寬松”,甘海秋準備單干。他說,工作時,他悄悄記下一個“西地那非”原材料銷售者的電話,后來成為他的材料供應者,進貨兩三次,但從未謀面。對方反偵察意識很強,頻繁更換電話號碼和發貨地址。

甘海秋還記下一些成品的銷售客戶——陳冠英和易強。他說,陳冠英那時已在銷售假性藥。后來,陳冠英、易強成為他三個客戶之一。陳冠英占供貨量的40%,最多時一天要一兩萬板。

據浙江警方調查,2010年12月,與甘海秋合伙的還有3個人,他們將第一個地下假性藥廠設在天臺縣白鶴鎮,在城郊接合部一幢一兩百平米的民房里。

甘海秋說,地下藥廠投資在50萬左右,他們四人均攤。合伙人中,一個是他女友的另一個哥哥,一個是他曾工作過的假藥廠工友。他們分工明確,他負責進貨和銷售。

甘海秋說,他女友的哥哥管技術。這名能掌握他人生死的“技術總監”對做藥技術懂得并不多,略懂機器維修,衡量標準是比小甘多懂一些。

“三四個工人,一個月平均干十來天,能生產16萬板,一年大約200萬板。”甘海秋說,每板4片,以六毛或六毛五的價格批發給陳冠英,他的獲利空間為40%至50%。

據浙江警方調查,甘海秋在天臺縣的地下藥廠,在一年零四個月,共生產1600萬粒假“偉哥”,涉案金額市值16億元。到警方收網時,查扣的假“偉哥”為45萬粒。

甘海秋說,他每年獲利30萬元左右。最初,生產假藥時,他認為“生產的是保健品,不是藥,不違法”,他自稱曾服用過自產假“偉哥”,好像“吃不死人”。不過,他也知道早晚會出問題,“不想干了”。

網上交易查出“上線”

易強是陳冠英的妹夫,此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7月,警方在他廣州的家中查扣了大量假性藥。他手中的部分假性藥,通常是賣給幾名常客。這些人通過注冊網店招徠訂單,假性藥加價后進入下一個銷售商。

22歲的易貴梧是易強的堂兄弟,遼寧人。2010年,他經易強邀請,放棄了一天3元錢的電氣焊學徒工作,南下廣州,做易強的送貨工。

7月30日,身在看守所中的易貴梧眼圈濕潤,他說,起初并不知道送的什么貨,后來知道是“假性藥”,但并未退出,綠色藥片為V片(偉哥),黃色藥片為C片(西力士)。

易貴梧稱,最多時,他從物流站接了13箱貨,箱子上有他的電話。貨是從客運的大巴車上接到的,他不知道貨從哪兒來,發貨人是誰。最多一天,能送上萬板。

除了易強的“檔口”之外,易貴梧還要往來于3處市內民房,那里是他住宿、配送、儲存假性藥的倉庫。

一姓歐陽的男子是易強常客,也是易貴梧的接貨人。

廣東省公安廳一負責人稱,接群眾舉報,警方發現,歐陽在一家互聯網上的網店以極低價格大筆交易,警方判定他掌握貨源。

順著該線索,廣東警方找到陳氏三姐妹和她們的檔口。

據警方調查,該假藥銷售網絡涉及山東、浙江、黑龍江等7個省。隨著警方調查,假性藥的上線也浮出水面。

假藥或致心梗、猝死

易強也不滿足于銷售,他們想開地下藥廠。合作者也自稱從未謀過面的甘海秋。

據浙江警方調查,今年6月,甘海秋在江西上饒租下廠房、購買設備,準備生產假“偉哥粉”時,窩點被警方端掉。甘海秋說,這是他和易強要合作的廠子。

在警方查扣的物品中,有很多裝有假性藥的塑料藥瓶,包裝精致。一色的外文標志,讓人難辨端倪。這些藥瓶的商標、包裝紙、防偽碼一應俱全,甚至連藥片上的數字,也鏤刻得十分清晰、深淺均勻。

一瓶30粒裝的假“偉哥”,通過手機二維碼掃描,這瓶藥片被瞬間鎖定為一家淘寶網店在出售,每瓶售價高達4090元。

“把手伸進去原粉,手沒感覺的700元,手辣的1200元”。據一名辦案民警稱,地下假性藥作坊購買西地那非原粉時,每公斤的交易價格從六七百元到幾千元不等,而他們并不知道這些原粉的純度,自然無法掌握劑量。

據浙江警方稱,一位男子一天找到衢州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他自稱在一家性保健品店,買了一種類似“偉哥”的藥品,但效果“好得過了頭”,他懷疑吃了假藥。由此也牽出了一個大案。

浙江衢州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紀檢書記王明弟稱,含有西地那非成分的藥品屬于處方藥,必須在醫生指導下使用。“西地那非”有擴張血管的作用,但對一些冠心病、高血壓和年紀偏大的人,可能導致心梗、心臟休克甚至猝死。如與一些含人參的保健品配合使用,危險性也大增。

廣東警方稱,這些仿真度很高的假性藥最終被賣出百余元,相當于真“偉哥”的價錢。這些假藥流入國內正規藥店、醫院,隨著警方的調查將被逐漸查清。

遍及多省的“地下工廠”

隨著浙江警方調查的推進,一個假性藥網絡浮出水面,發現制售假藥的網絡涉及16個省份。公安部劃分了山東、江蘇、廣東、河南、浙江共5個參戰地,前四省均查到有地下工廠。

按線索,辦案人員來到河南鄭州郊區路邊的一住宅區內,嫌疑人王志明的地下假性藥廠位于此。

浙江衢州柯山分局副局長程水明參與了抓捕。他看到,這是一個只有3間民宅的院落,是制作假藥的地方。

“機器成本連2000都不到。”程水明說。據辦案警員稱,這些地下作坊里的設備,很多是加工食品或飼料的機器。至于“西地那非”的均勻程度,要看攪拌機出力多少。

這些機器更像是做面食的機器。作坊主不光拿它做假藥,遇到飯點,他們還會拿這機器制作一些面條類的面食。在這個面、藥兩用的機器下,“USA”、“一粒神”這樣的藥品不斷產出。

在山東德州的一家假性藥作坊里,有3臺陳舊的小機器,除了嫌疑人之外,他們雇了一名工人。據警方描述,端掉這個窩點時,“強腎寶”、“植物偉哥”等假藥“裝了三大卡車,用了兩天時間才清點完畢”。

這個地下作坊的出現,源于衢州一家“情趣365”性保健用品店。警方調查發現,開店的是一對80后的夫妻,夫婦以實體店為掩護,利用網店和物流快遞手段,銷售假性藥。同時,還載著這些假藥到附近縣市送貨。

這對夫妻經營假性藥的一個渠道是,參加性產品交易會,原料商、產假、售假者相互遞張名片等。

按照廣州、浙江兩地警方說法,這些假藥犯罪嫌疑人,將以假冒注冊商標或生產假冒偽劣商品等罪名被移送起訴。

衢州經偵警員稱,很多假藥供貨商和生產商,資金往來十分謹慎,基本是交貨后,由物流代收資金。這給偵查帶來一定的難度。

一名參與打擊假藥的警方人士稱,不排除一些地方存在行政不作為,甚至是淪為假性藥保護傘的問題。

上述警方人士稱,從目前治理的情況看,假性藥產業鏈可能僅僅是揭開了“冰山一角”。 (本文中嫌疑人均為化名)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 淘宝快3开奖直播 长沙麻将app有哪些 江苏快3直播开奖视频直播 六合配资 最新内蒙古11选5 广东十一选五人工免 证监会对期货配资的定性 山西快乐十分电视竖屏 免费陕西麻将群无押金 幸运飞艇官网在哪 沈阳麻将下载手机版k 上海11选5缩水软件 好友长沙麻将app 天津快乐10分钟 快乐12手机版 极速快3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