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藥養醫暫時難廢止 “藥房托管”改良再上路
2018-06-23T11:46:25

近日全國多家醫藥協會提出,“以藥養醫”或許暫時難以廢止。但醫藥分離已經成為改革的大方向,由此“藥房托管”再次引起探討。

■新聞提要

以藥養醫難廢止醫藥分離求突破

近日,由全國33家醫藥行業協會會長聯署的《對〈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征求意見稿)〉的建議》(下稱《建議》)已上交到醫改協調小組。 《建議》的主筆、北京康派特醫藥經濟技術研究中心主任李磊認為:“政府在公共衛生投入上的歷史欠賬,以及醫療機構改革的遲緩,都決定了相當長時間內‘以藥養醫’還會繼續存在下去。”

另外,北京醫藥行業協會秘書長周玉蘭還提出,《建議》擬定過程中,各醫藥行業協會人士討論認為,實現醫藥分離最直接的解決方法就是,將藥房從醫院剝離出來。

由此,近年來在南京等地試行的“藥房托管”,再次受到醫改爭議各方關注。

醫藥分離曲折探索

所謂藥房托管,就是醫院藥房的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所有權還歸醫院,經營權和管理權則交給醫藥公司托管,后者每月將一定的藥房利潤返還醫院。同時,醫院藥房、藥庫的庫存資金由經營企業承擔,醫院藥品可實現“零庫存”,不僅降低醫院成本,還能減少藥品中間流通環節。這樣,醫生就和醫藥代表脫離,有效杜絕了亂開處方現象,取消了醫藥代表開票提成的空間,降低藥品價格、減少患者的藥費支出便成為可能。

其實,藥房托管也不是新鮮事物,我國“醫藥分業”正式進入改革程序始于9年前國務院發布的《關于衛生改革與發展的決定》。2001年起,國務院9部委在山東青島、廣西柳州、青海西寧等3地的醫藥分業試點最終被評估專家認為是“失敗的做法”,失去了其范本意義,9年前提出的醫藥分業目標并沒有實現。

藥企啟動“圈地戰”

但近3年來,全國不斷有醫院和醫藥公司開展“醫藥分業”的嘗試,其意圖都是為了解決藥價虛高,杜絕大處方,讓藥品從生產企業通過托管公司直接進入醫院藥房,減少中間流通環節。

近年來,藥房托管的推動力更多來自于藥企,實際上是對終端市場一場圈地大戰。據悉,目前山東、廣東等地有實力的醫藥商業企業已躍躍欲試,希望在醫藥分開的背景下,在原來伸不進手的醫院終端這塊“蛋糕”上為自己切下一份———畢竟“蛋糕”是有限的,晚到就沒有了。而藥房托管的先行者南京醫藥,被證券業定位為最可能受益于新醫改的上市公司。

無論如何,藥房托管是有一定積極意義的,一位業內人士曾總結說:“最起碼控制了藥品中的部分利潤進入醫院工作人員的口袋里。因為雙方簽訂的協議中規定,醫藥公司有一定的銷售額返還給醫院,這些也就是從醫生的‘小口袋’進入了醫院的‘大口袋’,更有利于基層衛生院的發展。”據《半月談》《醫藥經濟報》等媒體綜合整理

■“藥房托管”青島路線:

一家專科醫院的六年探索

早在2002年的青島,海慈醫院就嘗試過通過藥房托管進行“醫藥分家”,但是實行幾年后,就因為各種原因放棄了。談到失敗的原因,醫院內的多數人對此“三緘其口”。同年“吃螃蟹”的還有青島市骨傷醫院,而且這家醫院一堅持就是六年。

11月2日,記者走進了那所位于臺東的二級公立醫院,它的一樓有一處門診藥房,二樓有一處病房藥房。在藥房內,身穿白大褂的藥房工作人員正在仔細查驗藥名,抓配藥物,看上去與島城眾多醫院的藥房并無區別。只是這些在藥房工作的醫院正式職工薪酬并不由骨傷醫院支付,而是由一家名為“煙臺瑞康”的藥企支付。這一模式已在這家醫院實行了六年,成為當年“藥房托管”在青島存留的碩果。

對藥品收入依賴較少

談起推行藥房托管的經驗,骨傷醫院黨委副書記鄭心告訴記者,骨傷醫院的試點到目前為止較為平穩,這與其二級甲等專科醫院本身規模較小,藥品銷售利潤與診療費相比所占比例不大等有較大關系。“目前醫院收入中只有30%是來自藥費利潤,相對于一些醫院動輒占50%以上而言,骨傷醫院對藥品收入的依賴性沒有那么明顯。”

也正是由于利潤空間比較小,實行藥房托管中,沒有出現多家藥企為搶市場惡性競爭的局面,托管費一直保持在“利潤15%”這一最低水平上,托管企業的利益有了保障。

更為重要的是,醫院將藥房托管與打擊商業賄賂專項治理緊密結合起來,成立了藥事管理委員會,確保采購銷過程的公開透明。

不過,市衛生局有關專家認為,比起專科醫院來,“醫藥分離”若能在大型醫院推行對患者更有利,一般情況下大型綜合性醫院由于藥品收入占整體收入比例高,且中間環節過多,藥品價格“虛高”現象突出,降價的空間也就更大。

“灰色大處方”沒有了

對于藥房托管的運作模式和優點,鄭心進行了詳細介紹。

她告訴記者,過去醫院既要負責聯系醫藥公司進藥,又要負責交接賬目,還要負責人員管理等,而做這些,對醫院整體收益卻毫無增進,因為國家規定醫院藥房的藥品收入利潤最高是15%,嚴禁超過這條線。如今,藥房由煙臺瑞康公司負責,醫院只是將藥品應得利潤率,即15%,作為托管費收回,用以補償醫院失去的藥品銷售收益,維持醫院正常運轉。除了這些,醫院還有別的“收獲”,醫院藥房29名職工的工資等每年需要101萬元,如今全部由企業支付,無形中給醫院降低了成本。

關于對患者的影響,鄭心表示,藥房托管后,醫生亂開處方得不到任何好處,再加上醫院有關政策的鉗制,堵住醫生開大處方、吃回扣的可能。而所有的藥品都由一家藥企采購供應,沒有廠商、品種、價格之爭,托管公司不愿、不敢、不需促銷,在此情形之下藥品回扣和臨床促銷費等也就自然消失了。有利于醫療單位擺脫醫藥購銷不正之風的困擾,這是“分家”以來最為成功的一點。

再者,藥品種類增加了,使得醫生、患者的選擇余地更大了。

依舊難解決“看病貴”

“反正藥品價格不比其他醫院貴。”對于“藥房托管”這個名詞,在采訪中的一些前來骨傷醫院門診藥房購藥的市民顯然沒有太深的認識。在市民孫女士手中的收費單據上有幾種藥品單價。其中,江蘇一家藥廠生產的卡托普利片,單價14元,基本與一般藥店持平。

為了維持醫院的正常運轉,15%的藥品利潤率需要跟托管企業收取,而這15%的利潤也最終必然由患者負擔。

對于“醫藥分家”的合作前景,鄭心也表示出明顯的遺憾,“主要是沒有完全將利潤讓利于患者,因為實現‘零差率’要有國家投入。”她還分析指出,具體要補多少,也得具體醫院具體分析,如果實行一刀切,一些醫院的正常運轉就會出現問題。 本報記者 張延平

■“藥品托管”南京模式

“集中托管”改變游戲規則

最近幾年,南京市衛生系統一直在探索醫藥購銷體系方面的改革,二級以下醫療機構的“藥房托管”和市屬三級醫療機構的藥品集中托管,正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舉措。既要讓患者得實惠,又要保證醫院的合理收入,還要獲得藥品生產廠家的支持,南京市為順利開展“藥品集中托管”可謂動足了腦筋。

不論是藥房托管還是藥品集中托管,南京的改革動機都是壓縮醫藥購銷體系中間環節,利用藥品生產廠家和醫院擠壓出的部分利潤,實現了藥品價格普降。

集中托管,全程監督

在對藥房托管工作不斷總結的基礎上,南京市決定2008年在全市市屬三級醫療機構試點推行以“政府主導,集中托管,統一結算,全程監督”為主要模式的藥品集中托管工作,使這項改革進入擴大成果階段。

2007年年底,南京市藥品集中托管中心正式掛牌。今年7月10日,全市九家三級醫院全部按照新的藥品采購目錄啟動藥品集中托管。“集中托管后,游戲規則變了。”南京市藥品集中托管中心主任方寧說,“游戲規則”改變了過去各醫院分散采購藥品的局面,也改變了各家分散支付的狀況,統一由托管采購中心完成收支工作。政府制定新的“游戲規則”后,由“藥品集中托管中心”根據相關管理制度,通過開展競價議價活動,充分擠壓藥品價格空間,并組織市屬九家三級醫療機構集中網上采購,合并訂單形成采購規模,遴選企業統一配送,減少藥品流通環節。同時充分利用網絡信息技術,實現醫療機構藥品采購、儲備、使用、結算等各個環節運行公開、透明,全程陽光操作。

藥品平均讓利近27%

既要讓患者得實惠,又要保證醫院的合理收入,還要獲得藥品生產廠家的支持,南京市為順利開展“藥品集中托管”可謂動足了腦筋。“以前藥品招投標經過層層代理商的加價后就會變得面目全非。現在,我們要求生產企業直接參與投標,中標后再委托經營。”方寧解釋說,藥品經營企業現在差不多成了藥品生產廠家的物流中心,只獲取廠家的配送費用。“中間少了多少環節很難說清楚,但我們的操作卻非常清楚,企業在生產利潤的基礎上再增加配送費用,加價空間并不大。”

經過對藥品廉價、競價、議價遴選,醫院藥品采購價格均有一定程度的下降。患者盡管是改革的被動參與者,但通過改革也成了受益方。在今年的藥品集中托管工作中,9家醫院藥品采購價平均降價率為14%。按照藥品最高零售價測算,在入選的產品中,可向群眾讓利的產品占入選總數的近87%,平均讓利近27%。

“改革,不能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南京市衛生局局長陳天明說,藥房托管的目的是“防腐、惠民、增效”,而要達到“防腐、惠民”的目的,則必須讓改革的參與者“有效可增”。

2008年7月10日,南京九家三級醫院已進入藥品實質性交易,采購品種達3400個。根據物價部門規定的醫療機構集中采購藥品臨時零售價格作價辦法,貨比三家拿藥,各家醫院藥品銷售收益率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