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永安堂藥店藥品價格高得離譜
2018-06-26T10:10:30

1995年,永安堂在本市醫藥行業內率先成立了永安堂醫藥公司連鎖店,將7個獨立核算、自負盈虧的小型藥店的資源整合,實行統一進貨、統一配送、統一管理、統一核算的新嘗試,收到了很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2002年6月,又將下屬20多家零售藥店整合,成立“北京永安堂醫藥連鎖有限責任公司”。截至目前,永安堂已成為在全市擁有近60家連鎖藥店的企業。連鎖經營也為永安堂藥店的傳統經營特色——“坐堂醫生”開辟了空間。昔日的坐堂診療如今則變成了規范化的診所,頗受患者青睞。目前,永安堂連鎖公司有安外、朝內、燈市口藥店等十來家設有診所,特聘名醫、專家和大夫40多位輪流應診。

家住北京朝陽區和平里的陸先生日前給報社打來電話,反映一種眼藥水,在不同的藥店價格最高竟然相差3倍多。這其中到底是有藥店不正當競爭,還是藥品最高零售價水分太大呢?

■讀者反映

差價三倍“嚇壞”老大爺

76歲的陸先生患青光眼已經快8年了,長期在中日友好醫院看病,一直都用武漢五景藥業有限公司的馬來酸噻嗎洛爾滴眼液(國藥準字H42021078,處方藥,規格為5ml∶25mg),“這8年里,這種眼藥水從以前的7元左右,已經幾次降價到現在的2.87元,可最近醫院缺貨,醫生讓我拿處方到外面藥店買,我才發現這個藥在不同的藥店竟然有這么大的差價。”陸先生介紹。

陸先生先是到離家僅100多米的德威治和平里大藥房去購買,該店馬來酸噻嗎洛爾滴眼液價格是2.5元,但因為該店不是醫保定點藥店,不能報銷,陸先生不得不舍近求遠到離家500多米外的嘉事堂西壩河南里藥店購買。同一種藥,但該店的價格竟是4.9元!考慮到能報醫保,陸先生在嘉事堂買了3盒。

“同樣的藥價格竟高出近一倍,我在嘉事堂買藥,不等于在幫著嘉事堂侵蝕國家醫保基金嗎?”陸先生還是對自己的行為很不安。他又到離家1公里的永安堂和平里藥店去買馬來酸噻嗎洛爾滴眼液,永安堂也有這種藥,但價格更是讓陸先生跌破眼鏡:8.3元!比德威治的價格高出3倍多!

“真的沒有想到,一直以信譽和質量自稱的醫保藥店,藥價竟然高得如此離奇,太不應該了。”盡管報完醫保,陸先生自己掏不了多少錢,為了不成為永安堂侵蝕醫保資金的“幫兇”,他寧可全自費,回來在德威治大藥房買了4盒,一共才10塊錢。

3月11日,記者走訪了陸先生所說的三家藥店,價格確實分別為2.5元、4.9元、8.3元。隨后,記者又詢問了北京老百姓大藥房,結果更讓記者意外,同一種藥,這里的價格僅僅是1.9元。

■記者手記

最高零售價的水分到底多大?

2006年至今,健康時報曾多此報道過類似問題,同一種藥,很多醫保藥店的價格都是按國家最高零售價銷售,比平價藥店的價格高出1~2倍并不是什么新鮮事,有的甚至比醫院加價后的價格還要高出許多,目的只有一個,最大限度的侵蝕醫保基金。

在記者的采訪過程中,經濟并不寬裕的陸大爺對記者說,寧可自己多掏一點錢,也不會到賣高價的醫保藥店買藥,“因為到那樣的醫保藥店買藥,實質上是在做醫保藥店侵蝕國家醫保基金的幫兇!”醫保基金是大家的,也是每個人自己的,都有一份義務來保護。

一直以來,我們都以為通過政府指定藥品最高零售價是解決藥價虛高的主要手段,現在看來,即便是最高零售價也有100%以上的利潤空間,我們在向那些藥店賣高價的行為喊打的同時,我們也需要了解藥品的最高零售價到底是如何制定的?其中到底還有多少水分沒有擠出?希望政府能將這些程序搞得更透明些。

■記者調查

永安堂高出最高零售價

同一瓶馬來酸噻嗎洛爾滴眼液價格這么大的差別,到底是德威治以低于成本價惡意競爭,還是嘉事堂、永安堂高價出售侵蝕醫保?記者進行了采訪。

德威治大藥房有限公司的相關負責人聶方寧先生介紹,除非是做促銷活動,個別藥品的價格可能與進價持平,德威治各大藥房銷售的所有藥品,正常的銷售價格都是在成本價的基礎上加上適當的利潤后形成的,這一方面是企業生存的需要,沒有企業會做賠本生意。

另外,國家對商品的價格都是有相關規定的,如果藥品銷售價格低于進貨價格,那就是不正當競爭,是違法行為,藥監和工商部門都會查處的。“可以肯定,2.5元一盒的該滴眼液肯定是有利潤空間的,只是我們的利潤相對低一些。”聶方寧說。

通過網上搜索,記者發現此規格的馬來酸噻嗎洛爾滴眼液有多個生產廠家,各地對該滴眼液的最高零售價有不同的限制。

比如,青島市物價局公布的該市第六期集中招標采購第一批中標藥品零售價格(2006年1月1日起執行)中,武漢五景藥業有限公司的規格為5ml∶25mg的馬來酸噻嗎洛爾滴眼液的最高零售價為2.6元。

國家對該規格的馬來酸噻嗎洛爾滴眼液是否有限制呢?北京市發改委價格綜合處的工作人員對記者說,國家對每種規格和劑型的藥品都有一個最高限價,超出此價格銷售就屬于違規。

而根據國家發改委的有關規定,規格為5ml∶25mg的馬來酸噻嗎洛爾滴眼液分軟塑料瓶和硬塑料瓶兩種包裝,軟塑料瓶的最高零售價5.7元,硬塑料瓶的最高限價7.0元,而陸先生買的是軟塑料瓶的,即該滴眼液的零售價應該是不超過5.7元,全國各地的銷售價格都應該低于這個最高零售價,當然也包括北京,否則屬于違規銷售。

至此可見,永安堂和平里藥店銷售的這種馬來酸噻嗎洛爾滴眼液的價格明顯違反國家的有關規定,屬于違規銷售。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