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劑師控制大處方值得嘗試
2018-07-10T14:05:50

藥劑師是在醫療機構中,根據醫師處方進行藥物配置和分發,并輔助醫師合理用藥的人員。由于在我國有中西醫之分,藥劑師也被分為西醫藥劑師和中醫藥劑師。 在醫院人員編制中,藥劑人員占醫院各類人員總人數的8%。藥劑人員,包括中藥、西藥、藥檢等方面人員。其技術職稱為:主任藥師、副主任藥師、主管藥師藥劑師、藥劑士、藥劑員等。藥劑師是社會上對藥劑人員的統稱,他們在與醫藥的生產、監制和銷售的機構就職,主要有藥廠、藥店、醫院。

專家建議藥劑師監管大處方

“醫生開什么藥,不能總是沒人管得了,應賦予藥師職責來監管大處方泛濫的情況。”在昨天第四屆中美醫院藥學服務論壇暨南京醫藥藥事服務實踐3周年峰會上,專家呼吁,為遏制不合理用藥,應提升藥師的地位,將藥師從配藥、發藥的角色,轉變為監督醫生開藥的“防火墻”。

醫生成處方主人,藥師只能打下手

看個小感冒,醫生能開兩三種藥,掛水使用昂貴的抗生素動輒百十塊……去醫院看病的市民都有感觸:醫生開藥下手有點狠。

“而醫生濫用藥、開貴藥是造成看病貴的直接原因。”在昨天的峰會上,與會專家介紹,“以藥養醫”制度下,醫院要靠賣藥賺錢,醫院的藥是在進價基礎上加價15%銷售,因此藥價越高,醫院拿的錢自然也就越多,醫生拿到的回扣也越多,這就給了醫院和醫生開高價藥的動力。

“但醫生成為處方的全權主人,掌控用藥權后,對醫生用藥的合理性則缺乏有效監控。”專家說,患者受專業知識的限制,醫生開出的處方藥,對患者的病能起到怎樣的效用,是否是最經濟合理的,往往只能由醫生說了算。而藥劑師則邊緣為“發對藥、發對人”,打打下手。

監管處方,藥師大多監而不管

據了解,2007年《處方管理辦法》出臺后,賦予藥劑師監管權力:每張處方不得開超過5種藥;藥師必須“檢查用藥合理性”等等,意在通過藥劑師來監督醫生開大處方等不良行為。然而,記者調查發現,被提高地位的藥劑師大多處于“監”而不“管”的狀態。

“不瞞你說,我們過去干的活是拿對藥、發對人,現在變化不是太大。”針對藥劑師可以監督醫生一說,南京某醫院一位藥師反問道:“不得罪人嗎,你說怎么管?同一家醫院工作,都是同事,醫院都很少說話,我們怎么可能管得住呢?”這位藥師訴苦說,即便發現患者感冒用青霉素就行了,而醫生開了三代或四代的頭孢,藥劑師也不好說什么,只能“按方發藥”,畢竟藥是醫院的,醫生照著醫院的藥物目錄開藥也沒有錯。

“我們只要保證拿對藥,給對人就行了,監管不敢……”這位藥劑師說,對于醫生濫用藥,藥劑師們往往選擇沉默。

獨立藥劑師對大處方說“不”

“患者直接接觸醫生,醫生根據診斷開藥,醫師只有付藥的權利,沒有監督的機會。”對此,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所教授常修澤認為,新醫改下,藥師的職能亟待轉變,不能再是過去單純的藥品采購員、發貨員,而要回歸“藥師”本來職能:一方面要監督醫生開的處方,既要保證醫生開的處方能對癥,指導患者正確用藥,還要監管醫生不能開大處方、濫開處方,糾正不合理用藥,促進合理用藥。

他認為,衛生主管部門應賦予藥師權力,不能再為醫生打下手,要讓藥師要敢于對醫生開的大處方說“不”,在醫生和患者之間充當一面防火墻,做合理用藥的“守門員”。專家建議,應賦予藥師處方點評權,對門診處方和臨床用藥中發現的不合理用藥、濫用藥,采取全院公示的方式進行點評,提醒當事醫生規范用藥。通過點評,約束醫生濫開藥的動力:能用便宜的藥,不用貴重藥;能用一種藥治好的,不多用藥;能用口服藥,不用靜脈注射。“將醫生用藥和醫生收入掛鉤,斬斷大處方的黑手”。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