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醫改對公立醫院無濟于事 降藥價頭痛醫腳
2018-07-15T15:30:30

目前我國存在較嚴重的“以藥養醫”體制,公立醫院因此形成了對高價藥的依賴,低價藥甚至因不受醫院的歡迎而逐漸從醫院藥房消失。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公立醫院改革才應該是降低藥價的攻堅戰,如果僅從核算醫藥企業角度來降低藥價,很可能會事倍功半。

新醫改捍不動公立醫院 藥品降價不能獨行

近段時間,與產業人士頻頻接觸者會發現,業界憂心忡忡的事情莫過于:去年以來正式啟動的新醫改進展到現在,公立醫院改革的堅冰仍然難于推動,而關于藥價新的輿論又不絕于耳,國家發改委因此大費周章,要對藥品價格作出新的調整。

“醫改走了這么多年,癥結大家都很清楚,發改委二十幾輪的降價也沒能把藥價真正降下來。現在,公立醫院改革推進緩慢,降價的思路又重新抬頭,怎能不令人擔憂醫改走向和產業未來?”有業內人士如是指出。

前幾日,在由北京返回廣州的航班上,筆者與廣州一知名中藥企業的老總同行,他也向筆者坦陳,現在原料中藥材普遍漲價,中成藥企業今年來尤其是下半年后生產成本將會大增,如果基本藥物內獨家品種要大幅降價,企業的生產將變得更為艱難。

在目前看來,一方面,雙軌制的藥品定價機制存有不少弊端;另一方面,高藥價和看病貴的根本癥結仍在于“以藥補醫”。因此,國家發改委醞釀再次調整藥品價格,降低基本藥物價格,此舉對緩解輿論壓力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從根本上來考量,是否有利于基本藥物制度的推動實施仍有待斟酌。因此,藥價管理改革若想到位,必須與藥品招標制度改革和公立醫院改革配合進行。

當前藥價形成機制屬于雙軌制特征:進入國家醫保目錄和各省醫保補充目錄的藥品價格分別由發改委和各地物價部門進行指導定價,而其他非醫保藥品則實行市場自主定價原則。發改委對醫保目錄藥品價格主要采取“成本+利潤”的指導原則。

但雙軌制藥價管理的弊端則在于,藥品的成本既包括研發成本(此項成本難于真實核算)也包括生產成本,而生產成本又受藥品的原材料等投入要素價格的影響,由此所謂的“合理利潤空間”也是刻舟求劍,即發改委的“成本+利潤”定價模式所依據的成本和利潤都是難以及時有效捕捉的自變量,這就促使政府的價格管制無法反映市場變化。

而藥品的實質交易價格,又不完全取決于發改委和物價局的價格管制,而主要取決于以省為單位的藥品集中招標采購中形成的價格。另外,到了醫院這一環節,受“以藥養醫”體制之影響,藥品銷售的費用大增,無形中又增加了藥企的成本。

一言以蔽之,即集中采購制度和“以藥養醫”的體制導致藥品在流通和銷售環節形成了高交易成本,而發改委并非通過拆除某些不必要交易壁壘、提高交易便利性以降低藥價,而是通過對醫保目錄藥價管制的藥價雙軌制以倒逼“以藥養醫”的灰色空間。

那么,在現有體制未能解決的情況下,這種價格管理的思維和手段非但不能解決實質問題,反而造成部分企業通過各種途徑虛報成本,最終拉高最高零售價而攤薄支出,這也是目前某些醫保目錄新增乙類品種價格上漲的原因,而不合理的降價又可能影響到制藥企業正常的利潤空間,進而影響到藥品質量,同時也不利于制藥業自主創新和產業升級。

話說回來,既然上上下下都知道癥結在于藥品流通和終端銷售、在于以藥養醫之體制,為什么根本問題還是難以解決?有人說,因為國家沒有那么多錢,所以只能拿藥品生產和流通環節開刀。此說法有失偏頗。錢不在于多與少,而在于怎么花。實際上,自新醫改以來,國家和地方政府對于醫改的投入一直在增加,尤其在基本醫保覆蓋和基礎醫療設施建設上的投入以千億計,怎么花好這筆錢,應該是決策者們當前最應該重視的問題。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15T15:16:05
2018-07-15T14:32:50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