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藥交所迎來第一單交易也引發了不少爭議
2018-07-19T19:42:15

重慶藥交所負責人介紹,截至目前,在藥交所完成網上申報的會員總數已達2455家,其中作為賣方會員的藥品、藥械生產企業有1885家,作為配送會員的經營企業338家,作為買方會員的醫院有232家,全市縣級以上公立醫療機構已基本完成會員注冊。據悉,已注冊的藥企中不乏國內外知名藥廠,比如去年全球銷售排名前十位的外資企業輝瑞、葛蘭素(史克)、諾華等,國內十大制藥企業哈藥集團有限公司、上海醫藥(集團)有限公司等下屬的制藥廠都在藥交所注冊賣藥。注冊統計數據顯示,去年國內制藥企業百強中有84家成為藥交所會員。黃奇帆說,重慶建立藥品交易所的種種好處此前都想到了,沒想到的是藥交所的成立還吸引眾多世界級制藥企業欲來渝投資建制藥基地。他透露,10月份來了好幾家世界級藥廠來渝考察,并且都表示欲來渝投資的一重要因素就是藥交所在重慶,這將非常有利于藥企發展。

重慶藥交所進入“試水期”

采購價降了四分之一

歷經一年多醞釀,我國首家藥品交易所——重慶藥品交易所終于在12月29日迎來第一單交易。

據統計,藥交所正式上線交易當天,共有10家醫院通過電子交易平臺采購藥品,共計交易92個品規,交易總額為155.4萬元。各醫院成交價比同品規最高零售價平均下降44.49%,其中最大降幅為56.09%,最小降幅為13.75%;成交價比同品規入市價平均下降7.58%,比買方同品規藥品原采購價平均下降24.93%。12月30日的交易情況正在統計。

29日下午,參與配送的重慶醫藥股份有限公司、重慶桐君閣股份有限公司、重慶九州通醫藥有限公司等100多家醫藥經營企業及80輛配送車在南坪國際會展中心舉行藥品配送發車儀式,首批交易藥品從這里出發送往各買方機構。

記者了解到,2009年,重慶市市長黃奇帆提出了籌建藥品交易所的設想,并決定由重慶市衛生局牽頭組建。2010年3月31日,由重慶市人民政府批準的副廳(局)級事業法人單位——重慶藥品交易所正式成立,作為政府主導的第三方平臺,主要從事藥品、醫療器械及其他相關醫用產品的電子交易服務。

借助這個平臺,藥品購銷活動將不再通過藥品經營企業,而是直接在醫院和藥品生產企業之間進行。按照重慶市政府擬定的時間表,藥交所將從明年1月起逐步推行非基本藥物電子掛牌交易,在明年3月啟動醫療器械交易。條件成熟后,基本藥物也將一并納入交易。據重慶藥交所董事長劉高清介紹,截至目前,該市縣及縣以上公立醫療機構全部完成了會員注冊,共有全國400多個廠家、1000多個品規藥品參加首批掛牌交易。

重慶的探索引起了業內關注,也引發了不少爭議。

招標主體爭議

在以省為單位的集中招標采購模式下,醫療機構和藥品生產企業不能直接交易,也不能參與價格談判,醫院往往還要在藥品中標目錄的基礎上進行二次選擇和二次議價。電子掛牌交易方式壓縮了藥品流通環節,將藥品的選擇權和價格談判權交給醫療機構和生產企業,使醫療機構和生產企業的購銷主體地位得以體現。

對于藥交所這一政府平臺的職能,重慶市政府副秘書長涂經平在今年11月召開的重慶藥品交易所交易啟動動員會上指出,藥交所的職責包括錄入藥品目錄、會同有關部門制定入市價、完成會員資格審定、加強交易平臺建設、協調銀行做好周轉金授信支持等。

中國醫藥企業家協會會長于明德對重慶的探索表示“看好”。他認為,這次探索的可取之處在于,政府在藥品采購中的職能轉變為提供服務和行業監管,而不再是親力親為。政府為藥品交易搭建一個公共服務平臺,醫療機構作為獨立法人的主體意志就會得到體現,采購效率也會大大提高。

但有業內人士認為,這種做法與現行的藥品集中采購規范明顯違背。今年7月,衛生部、國務院糾風辦、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財政部、監察部、國家工商總局、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聯合頒布《醫療機構藥品集中采購工作規范》,對各地實行以政府為主導、以省為單位的醫療機構藥品集中采購制度作出了明確規定。根據規定,所有參加藥品集中采購的醫療機構,必須在省級藥品集中采購機構確定的目錄范圍內遴選本院使用藥品,并執行集中采購形成的價格。

“藥品最終是由醫保和病人買單,醫療機構并不是合適的招標采購主體,對于藥品也不能適用一般物資的市場交易方式。”該業內人士指出,我國的藥品集中采購模式經歷過各醫院自行向藥企采購、醫院委托中介機構聯合采購及以政府為主導的集中采購3個階段。以往的實踐表明,醫藥生產企業、醫藥經營企業和中介機構都是按照醫藥購銷的成交額獲取收益,醫療機構是順加作價,藥價越高收益越大,因此都沒有降價的積極性。只有政府主導的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可以兼顧各方利益,控制藥品價格。

“政府主導并不意味著政府是招標主體,政府只是代為管理。”該業內人士強調。

“市場之手”是否足夠給力

今年6月,重慶市委三屆七次全委會將“辦好藥品交易所、抑制藥價虛高”寫入全委會決定,這也表明了重慶創建藥交所的最初目的。

重慶市衛生局局長屈謙介紹,基于這一初衷,藥交所在制度設計上大大壓縮了藥品流通環節,使藥品不必經過層層中間商就能進入醫院。在新的交易模式下,流通企業的角色將轉變為物流配送。根據交易規則,在交易達成后,由買賣雙方共同確定配送企業,最終實現買、賣、配送三方綁定。

同時,藥交所根據全國各省市集中招標采購價格的均價,限定了每種藥品的入市價,企業掛牌價只有低于這一價格才能在藥交所掛牌。買賣雙方在掛牌價的基礎上進行談判,形成最終交易價格,成交價不得高于掛牌價。其中,入市價根據其他各省市的現有招標成果制定,藥交所不再組織專家評標。

重慶市副市長謝小軍表示,上述做法旨在降低藥品的流通成本,建立藥品價格發現機制和合理的價格形成機制,平抑藥品價格,同時減少藥品購銷中人為操作的主觀因素,降低政府部門的腐敗風險。

公開是最好的降價機制。劉高清表示,交易過程中,藥交所會將交易主體、交易過程、交易結果、交易價格,以及對買、賣、配三方考核評價的結果全部在網站上公開,使藥廠、醫院和配送企業的交易行為處于政府和社會的監督之下,有助于防止“暗箱操作”和“灰色交易”。“藥交所就相當于為一場體育比賽提供了場地,制定了游戲規則,同時對比賽進行全程轉播,讓運動員、裁判員的一舉一動都在公眾的注視下。”

重慶醫藥股份有限公司是重慶市規模最大的一家配送企業。該公司副總經理龐世榮認為,藥品經營企業的“變身”將推動流通市場洗牌,一些運輸設備不達標、配送能力不強、售后服務不到位,而是依靠“公關”醫院生存的小公司,可能會逐漸被淘汰出局。

但對于藥交所運作模式,一些業內人士也表示出擔憂。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胡善聯提出,將藥品采購的權力交給各個醫院,也就是重新回到了以醫院為單位的分散采購,而單個交易主體的議價能力要大大低于集中交易模式。同時,由于各個醫院的采購量和談判能力不同,必然會導致不同級別醫院對同一種藥品有著不同的采購價格。

對此,劉高清表示,藥品交易所的成交價格是經買賣雙方價格談判后的交易價格,因各個醫院的實際情況不一樣,同一種藥品在不同醫院的成交價格可能不一致,這符合交易所制度規定,也符合市場規律。劉高清認為,影響成交價格的因素有三點:一是采購量的大小,二是配送距離的遠近,三是結算時間的長短。同時記者發現,《重慶藥品交易所藥品電子掛牌交易細則(試行)》第21條規定,對成交量較大、價格較高的藥品,藥交所將采取集中議價方式進行調整。

對于“公平公開、陽光交易”的設想,也有業內人士擔心“網下買賣雙方的勾標行為在所難免”。“如果網上‘陽光’的藥品利潤不足以補醫,公立醫院的運行得不到保障,那么私下的‘暗箱操作’就很難禁絕。”于明德如是說。

重慶市政府糾風辦副主任黃云在藥交所交易啟動動員會上表示,重慶各級監察機關和糾風辦將依靠藥交所信息技術平臺,嚴格把好監督檢查關,決不允許醫療機構在藥品采購中搞“場外交易”。此外,還將建立預警機制,對高價采購的行為重點監控。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