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醫托詐騙案告破 內幕驚人
2018-07-22T12:59:20

醫托經常趁病人在醫院候診時或在來醫院途中,在路口攔截病人及家屬,也有些醫托在醫院內裝作曾經看病的患者,以其找更權威的專家為誘餌。欺騙病人及家屬隨他們去江湖小門診就診。醫托獵取的主要對象是拎著行李的外地患者。在您問路的過程中,主動搭訕,套近乎,拉老鄉(所謂的老鄉)熱情的詢問您的病情。不管您得了什么病,他也得過,或家里人得過,然后很在行的說如何難治,終于找到什么專家治好了。患者一聽喜出望外,醫托便熱情的說明地址,或免費帶路,病人在隨其前往的途中,發現苗頭不對,有上當受騙的感覺時,如若不去,就會對其進行報復。還有的醫托給病人下迷藥,其目的是為了詐騙錢財。希望廣大患者不要上醫托的當,不要隨意和陌生人搭話,交流,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配合公安部門與醫托斗爭到底。

全國首例醫托詐騙案14人被公訴 1200余患者被騙

有門診室、藥房、掛號室,有“教授”、“留美肝病專家”坐診,但它是個黑診所。

有據可查的是,該診所在短短8個月里“診治”了1200余名患者,騙了200余萬元。患者都是醫媒子從市內幾家大醫院拉來的。所謂的專家、教授都是假的。

昨天,渝中區檢察院披露了這起全國首例醫媒子詐騙案。目前,詐騙團伙14名成員已被提起公訴,本月下旬受審。

重慶晚報首席記者 羅彬 實習記者 景濤

小診所有“教授”“留洋專家”

辦案檢察官王萬宇介紹,這個診所對外號稱“彭家花園診所”,對患者宣稱是部隊門診,地址在渝中區大坪彭家花園。診所外墻貼著紅十字標志,內設門診室、藥房、掛號室、休息室,門診室內還掛著軍裝,有寫著“軍人優先”的牌子。

王萬宇稱,該診所平時有兩個醫生坐診,都宣稱是專家、教授級別的,其中有“第三軍醫大學大坪醫院的專家教授”張醫生。

王萬宇介紹,張醫生2010年案發時69歲。此人看上去70多歲,比較瘦,牙齒只有幾顆,眼睛有點往里凹,冒充重醫附一院、大坪醫院的專家教授。在起訴書中,張被列為第二被告。

第三被告潘醫生冒充的是西南醫院、新橋醫院的專家教授,還吹噓說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專治肝病。

患者從進入診所起,就由導醫全程陪同掛號、看病、拿藥。被起訴的另外12名被告中,有診所負責人、股東、醫生助理、醫媒子、掛號人員、收費人員、導醫、善后人員等。他們中許多是初中、小學文化,有的甚至連字都不會寫。

“專家”根據患者帶的錢開藥

王萬宇介紹,導醫將患者帶到哪個醫生處看病,是有講究的。如果病人是醫媒子從西南醫院、新橋醫院騙來,就由“潘教授”看病,如果是從重醫附一院、大坪醫院帶來,則由“德高望重”的“張教授”看病。

王萬宇稱,張醫生、潘醫生都是四川人,有醫師資格,以前在四川行醫。根據職業醫師法規定,他們不能在重慶行醫。他們是該團伙聘請來的,二人的底薪分別為3000元和2000元,加上提成,每月有5000多元收入。

診所還為兩位“專家教授”配備了助理。檢察官稱,醫生助理實際是診所股東派來監視醫生的。醫生助理還有項重要工作,就是通過和患者聊天,了解患者的基本情況和家庭背景,了解患者帶了多少錢,然后根據錢財多少開藥,只給患者留一點返程的費用。

王萬宇介紹,1200余名受騙者中,許多開了2000多元的藥,多的有五六千元。

開的藥吃不死人也治不好病

王萬宇介紹,該診所未在衛生部門登記注冊,未取得醫療機構經營許可證,是個黑診所,但他們的藥都是正規廠家生產的。

王萬宇稱,因為兩個醫生具有醫學知識,他們在沒有任何醫療器械的情況下,通過摸脈、看舌苔,再根據患者自述的病情開藥。所以,他們開的藥常和患者病情沾邊,吃不死人,但也治不好病,偶爾也有療效。

經統計,該診所開出的中成藥、西藥價格是進價的15倍左右,中草藥是4至5倍。

王萬宇稱,該團伙騙了1200余人,一些患者經濟條件很差,為了治病到處借錢,結果被醫媒子忽悠到了黑診所。這些受害者中,只有七八十人報案,大多數人至今不知道被騙了。

檢察院在起訴書中認定,該團伙在2009年10月至2010年6月21日期間,騙取1200余名被害人共計200余萬元。

50名醫媒子拿走一半收入

辦理該案的另一位檢察官羅輝介紹,醫媒子也分地盤,不能跨區做業務。他們一般兩三人為一組,相互配合。他們做成一筆業務后,就根據診所開的藥價提成50%。

重慶晚報記者在該案的部分處方中看到,上面的復核者一欄有的寫著“7”,有的寫著“6”,都是一些簡單的數字。羅輝解釋,這是醫媒子的組別記號,7和6分別代表第7組和第6組,編成組,是便于提成和管理。給該診所拉患者的醫媒子約有50名。

他們這樣騙患者

醫媒子都是中年婦女,看起來平易近人。她們一般在每天早上6點左右到各大醫院“上班”。8點后醫院保安上班,發現她們就會驅趕。

有些來自遠郊區縣和市外的患者,很早就會到醫院排隊掛號。醫媒子也冒充病人排隊掛號,看到看起來老實的患者,就由醫媒小組中的A上前搭訕,叫得很親熱,“孃孃”、“婆婆”、“爺爺”都叫過。如果發現口音和自己差不多,就攀老鄉,然后問患者看什么病。例如患者說看胃病,旁邊醫媒小組的B就說:“看胃病的教授今天不在醫院上班,聽說在彭家花園診所坐診。”A就會趁機說“干脆我們到彭家花園診所去找教授看病”,隨后帶著患者前往該診所。

到了診所,A、B和患者一起掛號,然后到張醫生或潘醫生處看病。

看完病,診所為了自身安全,有時候還要派人將患者“送”上長途汽車,看著患者離開。少數患者發現上當后返回退藥時,診所有善后人員負責退藥退錢。

他們不騙三種人

該診所醫生助理要詢問患者的社會背景和家庭情況,一旦遇到了三種人,他們拒絕開藥,只是開個處方讓患者到外面買藥。這樣做是為了保證診所安全。

第一種:周圍的居民。他們擔心騙了這種人后,在當地混不下去,還擔心被舉報。

第二種:艾滋病、白血病等患者,他們怕貽誤病人的病情。

第三種:患者或家屬為政府機關工作人員或者其他重要社會背景人員。

他們有這些黑話

“掛腳”、“蹬了”:如果醫生助理發現醫媒子拉來的患者屬于不能騙錢的三種人,就會用這個黑話告訴醫生,醫生就只開個處方,讓患者自己到外面買藥。

“牛肝”:這是醫生在處方中調配者一欄寫的暗號,表明該患者是1000元等級的,按1000元劃價收錢。

“月肝”:同樣寫在調配者一欄,按2000元劃價收錢。

“旺肝”:按3000元劃價收錢。

診所門面

如今賣酒

昨下午,重慶晚報記者在彭家花園一棟小樓發現,原診所門面現已轉租給某酒業代理商,從事貴州名酒批發零售。

附近心巢小區物管陸先生透露,他去年2月來小區工作,當時到診所看病的人很多,以中老年人為主,聽口音,大部分是從遠郊區縣來的。

陸先生稱,該診所除1樓門面外,在2樓也租下了幾間房。他發現,有的患者手中拿著宣傳單自己找來,有的則由別人帶來。他說,他從來不到這家診所看病。診所旁一洗衣店老板稱,直到警察將診所查封,她才曉得診所有問題。

據了解,這棟樓1樓為門面,2樓為住家。在2樓,共有20間房屋,均為租戶。重慶晚報記者注意到,2-15號房后的房屋均無門牌號。一租戶告訴重慶晚報記者,她去年7月搬來時,聽說診所已被查封,她家的房屋就是以前診所租用過的。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 四方河南麻将手机版 教我怎样炒股 老11选5开奖 湖北快三开奖 闲来麻将长沙麻将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技巧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 短期理财 浙江体彩11选5组选三 河南11选5杀号技巧 今日吉林十一选五开 中国一重股票分析 贵州快3过年开吗 广东十一选五158 15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理财平台可信吗